近日,蘇州中院在審理原告博柏利有限公司(國際知名品牌BURBERRY)訴被告某商貿(上海)公司、某服飾(上海)公司、彭某某、崑山某服裝店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過程中,根據原告申請,對被告方作出行為保全裁定(即”行為禁令”),禁止被告方使用被訴侵權標識開展經營。

被告BANEBERRY實體店鋪在過去一年內快速擴張,歷經一年半時間已實際開設店鋪40餘家,數量直逼博柏利公司在全國的專賣門店。 並且,開設於各地大型商場或奧特萊斯中,與博柏利公司的銷售管道亦高度重合,極易導致混淆和誤認。 此外,被訴侵權商品還通過越來越多的網路渠道進行銷售。 博柏利公司的相應市場份額被持續大量擠佔,削弱其馳名商標的顯著性和識別性。 基於被訴行為的侵權可能性及上述態勢,行為保全具有現實緊迫性。

原告涉案權利商標”BURBERRY”及在中國市場中為廣大消費者所熟知,其客觀上具備被認定為馳名商標的可能性。 而被訴侵權標識”BANEBERRY”、””儘管亦為註冊商標,但本案被訴侵權行為存在被認定為屬於對涉案馳名商標的惡意複製和摹仿,並構成商標侵權的可能性。

目前被訴侵權行為已經事實上引發大量消費者投訴。 故而,責令被告方停止相關行為,有利於維護正常的市場交易秩序和廣大消費者的權益。 案中,法院綜合考慮被訴行為被認定為侵權的可能性及被告方停止相關行為可能遭受的損失等因素,依法責令原告提供了相應擔保。 同時明確,在本裁定執行過程中,如有證據證明被告方停止涉案行為造成更大損失的,法院將責令原告追加相應的擔保。